范进中举在唐朝(下)

未知   2016-12-15 10:42:38

文/宇文若尘

在考场上一举高中,辄意味着“鱼跃龙门”,真正实现了“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人生剧变,“原版”的范进生活在明代,但作者吴敬梓描述的其实是清代士子们的普遍状态,那个时代的范进们中举之后不久,立刻财源广进:“自此以后,果然有许多人来奉承他;有送田产的,有人送店房的,还有那些破落户,两口子来投身为仆,图荫庇的。”又过了两三个月,范进家居然“奴仆丫鬟都有了,钱米是不消说了”,原来的破落房子也不够住了,立刻又有豪客出手买单让范进一家搬到新的大宅子里居住:“张乡绅家又来催著搬家。搬到新房子里,唱戏、摆酒、请客,一连三日。”

你说中举有这么多好处,不出现如范进那种宁饿死也要往考场里钻的人才怪呢!但科举在唐代属刚发明不久,也并非普通人登入仕途的唯一途径,对于社会的影响远未达到如后世那样夸张的程度,即便考上了进士也不等于富贵立刻会接踵而来。唐代的进士还得通过吏部的一次人才选拔考试,如果没有合适的官职,就算考上进士了可能还得冷板凳坐几年,如果本来就穷,那就只能继续受穷挨白眼了。

唐代士子中举后继续受穷的也不乏其人,武则天朝的名臣魏知古当年就是如此,虽然考上了进士但还没被授予官职,前途仍未明朗,再加上他人长得又矮又黑,在一干芝兰玉树的新进士群体中显得那么不显眼。

但新进士魏知古娶的妻子却是某个大富翁的女儿,这富翁老丈生有十个女儿,嫁给魏知古的是老大,也是姐妹们中最漂亮的,如天仙一般,留着七尺长发,光亮如漆。曾有相士给她相过面,说她将来命好:不用吃隔夜饭。等到听说嫁的是穷丑矮矬的魏知古,她的九个妹妹都窃笑:“是啊,嫁给这个穷小子当然不用吃隔夜饭了,因为都是等米下锅,现买现煮现吃的啦,哈哈哈。”

不过,穷丑矮矬的魏知古后来却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了对高富帅们的逆袭:当上了宰相,成为大唐帝国数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名臣。以后魏宰相府上吃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官府供应的,魏夫人自然不用吃隔夜饭了,让一干妹妹看瞪眼。夫妻俩不仅富贵一生,更是恩爱一生,等到魏知古七十岁寿终正寝了,夫人也没有掉一滴眼泪,而是先忍住悲伤帮夫君收殓好尸身了,然后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哀鸣——也死了。夫妻俩同日合葬,实现了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愿望,让天下人都感叹不已。

魏知古是翻身成功了,但上文的“范进”赵琮、湛贲后来命运如何,却没有下文了,史书并没有太多记载,如果他们最终也只是当了芝麻小官,可能照样会被势利的亲家同门看不起。

唐肃宗、唐代宗两朝的宰相元载也是一位典型的借中举翻身的范进,他原本出身贫微,而且还是个孤儿,不过,有幸却娶到了一位可以同甘共苦的妻子。元载的妻子王韫秀出身天下五大门阀之一的太原王氏,为名将王忠嗣的女儿,与诗人王维出自同宗,王韫秀曾作诗道出与王维的关系“家风第一右丞诗”。

但是,夫妻俩虽然恩爱,却少不得受各种鸟气。因为太原王氏这种豪门大族的人,本来就看轻元载这种小户人家出身的穷秀才,加上元载当时并未有显赫的仕途,于是这些亲属平日里皆狗眼看人低,“以(元)载夫妻皆乞儿,厌薄之甚”,拿元载夫妻当蹭饭吃的穷瘪三看待。

元载是有志气之人,久了肯定受不得这种鸟气,就写了一首励志诗,想辞别妻子独身闯荡,但王韫秀说:要走我跟你一起走。并作诗勉励夫君:路扫饥寒迹,天哀志气人。休淋离别泪,携手入西秦。于是夫妻俩双双西行来到国都长安城寻找机会。

元载确实有志气,而且很有才气,很快中了明四子科的进士,唐代科举制度远不及后世完善,不是一次就统一录取几百名的那种,跟元载同年中进士的只有另外四个人。因此,元载的仕途之路很快坦荡起来。而安史之乱后,国家的一切都乱了套,皇帝取材也有了点小突破,可以不拘一格降人才,元载很快入朝担任了度支郎中,依附操持国柄的大太监李辅国。李辅国是个野心勃勃的太监,居然开口想当宰相,好在朝中一干正直的大臣反对,让一个没根的男人当上堂堂大唐帝国的宰相,成何体统?李辅国恼羞成怒:我当不成宰相,就让我的手下人当宰相。于是便将元载抬出来推向前台,当了宰相。

李辅国失势后,元载再次卷入宫廷权力之争,帮助唐代宗一举斗倒了另一个大宦官鱼朝恩,从此权倾朝野,成为皇帝身边的第一红人。

这下元载发达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蹭饭吃的穷瘪三了,称呼也改作元相公(相公当时为宰相特称)了,当年那些亲戚觉得可以不计前嫌了,纷纷大老远从太原跑来长安的宰相府里相公长相公短地嘘寒问暖,一个比一个热乎。对此,将门虎女的王家娘子王韫秀看在眼里,只是心里暗暗冷笑两声而已,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热情地招呼,将这些亲属都安置好,招待上都没有丝毫怠慢。

待到有天天气晴朗的时候,王韫秀安排府上的仆人到院子里晒衣服,晒的都是些什么样的呢?青紫丝条四十条,各长三十丈,皆施罗绔绮绣之饰。每条条下,排金银炉二十枚,皆焚异香,香至其服。

这些亮灿灿的衣物摆好之后,王韫秀将诸位亲戚都请出来到院子里散步,看着亲戚们目瞪口呆的神情,王韫秀故意问仆人:这都是些什么啊?仆人回答:今天相公跟夫人曝晒昨晚的衣服。

王韫秀环视一干亲戚,慢悠悠地蹦出一句话:“没想到啊,乞索儿的媳妇,还能有两件粗布衣服勉强遮体。”

亲戚们闻言,想起当年以“乞索儿”看待元载这个王家女婿,一个个的都羞赧不堪,无言以对,自那以后,纷纷请辞,再也没脸赖在宰相府里继续蹭饭了。王韫秀这个性格堪比其父的将门虎女终于实现了对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亲戚的成功逆袭,可谓大大的快意恩仇了一把。

四个女婿,四个发生在唐朝的范进中举故事,尽管四人的遭遇各自稍有不同,但其中举前后所经历的世情冷暖、世态炎凉何其相似啊!

从他们身上至少可以找到一个共同点:尽管穷,但是他们的妻子都能够跟他们同甘共苦相敬如宾,任劳任怨而不悔,矢志不渝而不弃。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位不离不弃的贤内助坚定不移的支持,曾是屌丝的他们,最终实现了人生跨越,成为令人侧目的高富帅。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范进中举在唐朝(下)